登錄|注冊|忘記密碼?|返回首頁

書院中國

【第18期】我的健康我做主:古中醫原來如此簡單

2015-10-20 16:39 查看: ||


 


2015年4月11日下午14:00,由書院中國基金會主辦的『書院中國』公益大講堂第十八期在中國婦女兒童博物館如期舉行。此次講座由漢代經方中醫研究者劉希彥老師主講,題目為《家家皆可有良醫——大道至簡的古中醫生命觀》。

 

 

著名的中醫大家倪海廈曾說過,如果能用中藥治好感冒,那么治好癌癥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也有過其他的中醫大家說過,有時候治好一個癌癥并不比治好其它的一些常見病麻煩多少。

 

 

從哲學的角度來說:人類沒有可以治病的藥。能夠對抗疾病的只有人體自身的免疫力。因為我們人體的免疫基因鏈足夠對付已知的一切疾病。

 

 

我們從“六經”開始說起。何為“六經”,為何張仲景要創立一套六經辨證體系,難道五行臟腑辨證與經絡辨證還指導不了人們對于湯藥的運用嗎?

 

 

病往哪里去?病的去路,一共有表、里、半表半里三個層面。“表”就是皮膚、肌肉、骨骼。“里” 就是胃腸道。“半表半里”就是除去“表”和“里”這兩個區域之外廣大的中間區域。為什么會這樣來分人體呢?用這個方法來區分人體,反映了張仲景最重要的一個思想。就是藥物不治病,藥物只是幫助人體自己去排病。

 

 

人體主要有兩個排病渠道,要么從體表排,要么從腸道排,這是人體通向外界的出口。人體要把邪氣排出去,必須要走這兩個通道。一旦進入 “半表半里”,就比較麻煩。進入“半表半里”的話,從外出、從里走都不好走。多數的疑難雜癥,多數的慢性病,多數的臟器病,它的癥都發在這個區域。

 

 

在這個地方也是可以解決的,就是所謂“和解法”。何謂“和解“呢?在半表半里軀殼的空腔里,有大量的淋巴與粘膜系統,這個系統的作用在于水液代謝,也能夠幫助人體將病邪由水道(小便)排出。

 

 

人體有三個層面用來排病,而每個層面都有二分,一共是六個,合稱六經。我們根據六經各個層面出現的證,分析人體,再著手幫助人體從主要層面排除困難,就是六經辨證。

 

 

比如,《傷寒論》用藥都是指向性比較明確的藥物,會具體到人體的某個層面。例如,麻黃桂枝發汗,解決表的問題,大黃芒硝通里通便,柴胡解決半表半里。而后世用藥比較喜歡用生地當歸麥冬黃芪,比較喜歡調理,這便是觀念上的差異。

 

 

病案一

我曾經碰到過一個得腎癌的病人,一摸脈,氣血功能都非常好,詢問下來也沒有什么不良的生活習慣,年輕時候還是飛行員。仔細問下來,發現一個問題,他平時不出汗,不出汗我們現在來講就是一個“證”,說明人體體表不通,換言之人體不能通過體表排出毒素,以至于堵在體內,危及于腎,這種情況首先就是要用解表藥,而不是用什么抗癌藥,用多少抗癌藥都不能解決問題,堵住了就要疏通,疏通了問題就會解決,若從小處著手則終將為大處所制。

 

 

真正的傳統中醫是反對用藥去治病的,而是著眼于恢復人體的秩序,打開讓免疫力受到抑制的這把鎖,然后讓免疫力自己去治病。真正能“覆杯而愈”的只能是人體自己,而不是藥物。藥物是幫助人體排病,而非治病。只有明確這個觀念,用這個理念去治病,中醫才真正是中醫,中醫才能擺脫現在治病慢不治病的怪圈,成為真正的治病快治大病的中醫。

 

 

后世的中醫之所以衰落,也是因為越來越偏向于以藥治“病”。這里所說的病就是病癥的病,這是局部思維,背離中醫精神的。對于人體免疫力而言沒有大病小病。西醫所謂的大病很多情況指的是患病的位置,比方一個炎癥,在皮膚你可以不去管它,在腎上發展成腎炎那就是大病。但對于人體免疫力而言,它是一樣的。

 

 

病案二

黃斑病,號稱眼部癌癥,這在西醫中是最難治療的病之一。我治過一例黃斑病,只用了一個月便徹底根治了,也沒有再復發,只是用了一個祛濕的方子。令西醫束手無策的黃斑病用一個祛濕的方子便就根治了,因為黃斑區的病變可以理解為有一塊積液在眼球后部,濕氣去除,自然也就好了。而之所以西醫稱之為絕癥,是因為積液在眼球的后部,對于西醫而言那個區域做手術非常的困難,所以稱之為絕癥。而對于中醫而言,身體哪里都是一樣的區域。免疫力正常了,人體秩序恢復了,大病亦能速去,反之一個感冒也有可能遷延一兩個月不好。

 

 

在《傷寒雜病論》中,提出的是以保護好人體的陽氣為前提。氣血虛時,守為主,攻為輔;不虛時,可以增加攻的力量。氣血也不是扶陽就可以有的,如果病人有實熱,解熱就是復氣血,因為人體要的是“中”道,不偏不倚,才有正常的功能。

 

 

病案三

人體自身的陽氣對于癌癥有多大的作用呢?我曾經有一個朋友身患急性淋巴性白血病去世了,當時找的是亞洲最好的專家做的治療,但是還是沒有把他挽留住。當時負責護理他的護士,也是在白血病的臨床上干過一輩子的人,像這樣的惡性白血病,她說沒有見過治好的。這個治好就是指最后病人能夠健康的活下去,活到天年。因為即便是換了骨髓,這個人也不能再有正常人的功能和正常的生活了。她只見過一例自愈的:這個病人一直發燒,燒了好多天,燒退了之后就自己好了,和正常人一樣。

 

 

可見,這些所謂“絕癥”并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強大,它也是很脆弱的,它怕人體的陽氣。這個陽氣事實上就是人體自身的功能以及免疫力。

 

 

真正的古中醫是道家思想,主張順勢而為。所以我們對待人體,一定要先確保大循環通暢,只有大循環通暢了,其余的問題才能迎刃而解。人體就是一個有自我組織恢復能力的系統,將主要的方面治理好了,次要的方面也就跟著好了。

 

(根據劉希彥老師講堂記錄整理。感謝中國婦女兒童博物館提供場地支持。)

責任編輯:admin
快速導航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基金會簡介|書院關注|新聞專題|鄉村公益書院|傳承人|書院在線
Copyright © 2015 shuyuan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書院中國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08133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