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注冊|忘記密碼?|返回首頁

書院中國

漢語聲音的解碼者 · 對話徐健順

2015-09-17 14:14 查看: ||

【編者按】

徐健順,是一位真正的“讀”書人。他有著讀書人的敏悟,聲音圓轉清透,舉止謙和挺立,讀起書來大氣磅礴、百轉千回、氣韻流長。他有著讀書人的使命,日復一日行進十年,他像一名考古學家一樣將中國人自己的讀書法發掘出來,并幫助更多中國人重新體會到古漢語的韻律美。他有著讀書人的清高,談到吟誦慷慨激越,談到自己一笑而過。面對吟誦研究教學,不遺余力,用生命打拼,面對媒體不溫不火,平淡得似乎什么也沒做過。2009年,中國式讀書法被正式命名為“吟誦”。徐健順便成為中國吟誦界無法回避的挑水入戶者。2015年7月15日,第三屆中華吟誦周落下帷幕,全國吟誦界的泰斗悉數到場,幾十位一線教師分享教學心得,上百個吟誦團體帶來異彩紛呈的演出。徐老師為他們搭建了交流的平臺,而自己一直都在幕后默默服務著大家。他把這次吟誦周更看作是一場親人的聚會,所以六天滿滿的日程,讓大家感受到了務實、嚴謹、真誠的氛圍。


【書院專訪·人物簡介】

徐健順,滿族,1969年出生于青島。著名吟誦專家,中華吟誦學會秘書長。首師大國學教育學院副教授。徐健順教授從2004年就傾心投身到中華吟誦的采錄、整理、研究與推廣當中。通過舉辦“中華吟誦周”大型學術文化活動、各地吟誦推廣講座、長短期培訓,在諸多電視媒體的吟誦表演等活動將吟誦變得廣為人知,深入人心。并2010年發起成立中華吟誦學會。徐健順老師在吟誦教學法上進行研究與探討,形成了一整套吟誦教學體系。尤其為人所稱道的是,徐教授對古典詩詞的解讀,打破百年來西學解釋的藩籬,回歸到中國文字固有的特征——聲韻涵義上,正確解讀古人創作意圖。徐教授在北京、上海、廣東、山東、河北、河南、湖南、江蘇、浙江、貴州、新疆等多個省市培訓出數千名中小學語文教師,他們在教學中都運用吟誦的方法教學,對作品進行聲韻分析,提高了學生學習的興趣和自主性。徐老師每周在學校里和社會上講課超過30小時,從無間斷,數次帶病上課,把生命投入到吟誦事業當中,正像學員博客說的,他是“用生命去挽救與弘揚中華吟誦”。


【書院專訪·訪談】

書院中國(以下簡稱“書”):吟誦被您尊為“中國式讀書法”,它不是表演,而是生命的抒發。吟誦是后來為了區別我們頭腦中固有的“讀書”概念而新近賦予的名詞,那么吟誦這種中國式讀書和我們平時的看書的區別大嗎?

徐建順(以下簡稱“徐”):吟誦是什么?就是“讀”這個字。以前叫“讀”,2009年改名叫“吟誦”。古人把上學叫“讀書”,把文人叫“讀書人”,可從來沒有“看書人”、“閱讀人”、“做題人”這些稱呼。因為,古代上學,最基礎最重要的就是“讀書”。漢語和英語不同,英語句子在字面上可以基本明確涵義,漢語句子在字面上涵義模糊,必須要配合以正確的讀法才能明確涵義。所以,讀錯就會理解錯,讀法里是有涵義、有態度的,古人叫“氣象”。學習的最高目的是什么?不是背過,不是理解,而是化為人生態度,所以古人學習最重“氣象”。因此,一定要“讀”對“讀”好。“讀”是最基本的教學法和學習法。這種中國傳統讀書法就是我們現在推廣的吟誦。吟誦包括有調子的吟詠和沒調子的誦讀。一般剛拿到一篇詩文,先是念一遍,那不是誦讀,而是口語。唱也不是誦讀,唱是重曲輕詞的,與誦讀的志在達意本質是相反的。古時候沒有朗誦,吟誦是漢詩文傳統的唯一的誦讀方式。


書:我在網上搜到很多徐老師的吟誦視頻,能感受到您的吟誦揮灑自如,舒展磅礴。您說“聲音表意”,通過聲音的輕重、節奏、聲調來傳達人深微細致的內心。其實中國文化的形式和內容不可區分,形式也是內容,也具有震撼的美,就像王羲之、顏真卿、蘇軾的書法。那我們如何來欣賞中國吟誦的美呢?

徐:現在我們很多地方都在誦讀經典,聽到孩子們像機關槍一樣地背經典,這種節奏形成習慣,就再也體會不到經典中的跌宕起伏、婉轉迂回,體會不到圣人之意的深微奧妙、精切細致,讀經之功、背詩之意大打折扣了。漢語是一種旋律型聲調語言,像水,圓潤、連綿不斷、柔韌、不固執,與太極拳、書法、古琴、茶都是相通的。漢語詩文是字義和音義的結合,很大一部分涵義是由聲音來傳達的。大部分字的長短高低、輕重緩急清濁都有講究,可以訴諸抑揚頓挫、富有音樂之美的吟誦而表情達意,這在字面上很難看出來。我們讀古人的詩文,只有用吟誦的方法最能體會古人的心態和情緒。比如入聲,滯澀,短音頓挫,多來表達痛苦轉折強調等等。


當代年輕人對漢語詩文的興趣不再那么強烈,感情不再那么深厚,學習的積極性不高有多種原因,不會吟誦,沒有體會到古詩文之美是其中重要原因之一。學校在講解古詩文的時候,僅從字義上進行開掘,理解不能全面深入,實為漢語詩文傳承的一大損失!三千年以來,吟誦一直是中國學校最基本的教學方法,它既有內涵,又有審美,簡單而高效,特別適合教授和學習中國古典文化,所以古代的教育才能一直保持在一個較高的水平,中華文明也借此培養出一代代英才而長盛不衰。百年以來,唐文治、趙元任、葉圣陶、朱自清、夏丏尊、俞平伯、劉半農、朱光潛、趙樸初、臧克家、周有光、南懷瑾、葉嘉瑩等一大批學者、教育家都曾著書撰文,大聲疾呼吟誦應回歸教育,回歸課堂。


書:通過吟誦的讀書法,我們更能體會出語言的韻律美。
徐:幾千年來,我們的詩人是用吟誦來創作詩文的。這種方式與今日之上來就寫、涂涂改改,或者敲鍵盤,刪除回車,完全不同。創作方式不同,作品的意義呈現方式就不同。現在不吟誦,只憑格律創作了,就叫寫詩,不叫作詩了。寫的詩,已經不具有吟誦作的詩那樣的聲韻意義了,也沒有那么多聲韻之美了。振興詩詞,還當吟誦。屈原是另是我們所知道的第一個用吟誦進行創作的人。“行吟江畔,形容枯槁。”屈原的作品《懷沙》、《哀郢》、《離騷》等等都是在汨羅江畔先吟成,而后謄錄下來的。


唐詩是吟出來的!大家去翻看唐詩,“吟”字出現的頻率非常高。李白說:吟詩作賦北窗里。詩是吟出來的,不是寫出來的,這個傳統一直延續到“五四”。魯迅先生的《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中有一段關于他的老師壽鏡吾先生的描寫,說:先生自己也念書。后來,我們的聲音便低下去,靜下去了,只有他還大聲朗讀著。壽鏡吾先生就是吟誦。雖然魯迅說是“朗讀”的,但是,魯迅那些人,就是認為吟誦就是朗讀的,因為他們不會朗誦。古人每天都會吟詩,吟的好的才筆錄下來,不好的就過去了。1920年,北洋政府下令小學課本使用白話文,這是白話文教育之始,于是,模仿歐洲重音語言誦讀方式的“朗誦”逐漸興起,直至今日。這個擁有世界上最音樂化語言最悠久音樂歷史,最高明音樂技巧的民族,全體不會唱歌快100年了。


書:南懷瑾曾經提到:“我以為吟誦之目的不是為了吟給別人聽的,而是為了使自己的心靈與作品中詩人的心靈能借著吟誦的聲音達到一種更為深微密切的交流和感應。”

徐:我們為什么一定要吟誦?能不能不吟誦?現在大家想一想,你最喜歡的一首歌。如果去掉旋律,去掉節奏,只剩下文字,再一字一頓地念——你一定要真的這么去念一念看——你現在還喜歡它嗎?然后再用字面的意思去分析解剖,毫不在意其旋律原本的起伏跌宕、拖長停頓所表達的意義,你還會喜歡它嗎?然后讓你背誦全文。——你崩潰了。這就是我們現在學習古詩文的方式,也是學習所謂國學的方式。這種方式在中國的課堂上出現還不到一百年。


漢文化首先是口頭傳承的,在龐大的典籍背后,都是口頭文化在支撐。想知道漢語語音和語義的具體關系,隨便舉個字,比如漢語的“漢”為什么聲母是h,韻母為什么是ɑn,為什么聲調是四聲。如果你粗通音韻學,能按照上古音去分類集中聲母、韻母、聲調的同類字,那事情就一目了然了。比如h音在上古屬于喉音,有用力之意。ɑn韻的韻腹ɑ是最大開口音,有開闊之意,n是鼻音,有深長之意,合在一起,ɑn有廣闊深遠之意。至于去聲聲調,有堅決明確之意。“漢”字本為漢水之名,其河寬闊遼遠,水流湍急,一瀉千里,這與聲母h的用力、韻母ɑn的開闊、聲調去聲的堅決,沒有關系嗎?先民們確定把漢水叫hàn的時候,真的是擲骰子決定的嗎?今天我們就是這樣告訴孩子們的:漢語是亂來的,漢字也是亂來的,可以隨意改變,反正也沒有規則,——這樣的情況該收場了。
 


書:您在文章中,說過“我一輩人上不能引民族未來之路,下不能安傳統斷絕之狀,唯可作為似考古學家,發掘真相,洗清污垢,復原神采,以奉后人。”

徐:世界上所有的文字都從象形開始,不斷地拋棄含義以簡化,最終變成了拼音文字,只有漢字,從指示到會意到形聲,更加復雜化,是高度發展的象形文字。結果漢字所蘊含的文化內涵,遠遠超過拼音文字。
漢字的字形,與其他民族的古老象形文字也不同。其他民族的文字,在幾千年后,大部分很難再猜出來是什么意思,因為,字形與巫術太相關了,符號性太強。我們的漢字,甲骨文大部分都猜得出來,因為它主要使用生活意象,這些意象,到現在大部分還活在我們的生活中,所以一眼便知。也正因為如此,漢字今天還可以用象形文字的方式進行學習,而且生動有趣。
 

徐健順與錢紹武先生

現在,就可以明白為什么漢字是可以而且應該在六歲之前識得的了。對于兒童來說,這真是一場樂趣無窮的游戲!這里面有畫畫、有唱歌、有跳舞、有故事,因為古代識字的方法,是吟誦、指讀、背誦和訓詁!這樣美麗有趣的漢字、漢音,怎么在我們的手中變成了亂碼!識字、正音,全成了死記硬背!沒有人知道為什么讀這個音,也很少有人講為什么這么寫。把漢字、漢音與中國人的感情聯系割斷了。漢語的語音是有意義的、有道理的、有規則的、有系統的。不講語音的意義,不能叫語文!一個漢字,為什么讀這個音?為什么是這個聲母、這個韻母、這個聲調?全是有道理、有來源的。


書:這正像您反復說過的一句話:“吟誦是納西亞的衣櫥,你只要向里面走,就會發現一扇門,推開它,就進入另一個世界——中國歷史文化的真相。”
徐:通過吟誦,你會看到中國古代文化活色生香的真相。從此你會唱歌,會寫字,會作詩。你背得過全本四書五經,還怡然自樂。而更重要的不是這些,而是在吟誦中你感受到的中國氣質,中國人的世界觀,中國人處理事情的特有圓潤方式,中國人的悠然人生。對比一下流行舞臺上的難受藝術,和學校社會上的浮躁生活,吟誦所打開的真誠境界,顯然值得今生一試。
 

徐健順在歐洲考察

書:從吟誦到古代教育的研究過程中,您對中國的教育會隱隱有一種不安嗎?當前國學教育最大的問題在哪里?

徐:在我看來,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是中國特色的思維方式、世界觀及各種物質文明的成果,它存在自己的一套文化系統,如經史子集、琴棋書畫、詩詞文賦、花酒香茶,但這套系統自1912年中華民國建立后就沒有得到系統的傳承,我們的歷史系、中文系、哲學系等主要是在西方科學體系中,用西方的理論來研究中國的東西,不是接受與傳承中國的東西。現在存在的主要問題是教育部在國學方面沒有進行學科建制,沒有一個學科是真正研究國學的,都跳在外面運用另一套體系對其進行研究與評價。


今天從國學的角度來傳承詩詞文賦的話,它的功能將不再是文學,不再是抒情的,而是具有修身養性的功能,提升自我修養,是儒士的必修功課。習總書記的這句話盡管是從語文學科來談的,但我認為習總書記的深意是希望大家學習傳統文化。語文學科應該增加古詩詞的比重,但是如果仍按照西方的角度解釋與理解的話,那么增加得越多,實際上會在“去中國化”的道路上走得越遠。所以這不是增加古詩文比重的問題,而是一個以什么態度去學習古詩文的問題。因此,我認為語文學科不應簡單地增加古詩文的數量,而是要改變傳承方式,這才是根本性的。
 


書:您心中對吟誦或者說是國學教育是否也有一個理想國?
徐:西方文化精神主要起于商業文明,中國文化精神主要起于農業文明。西方文化精神的基本理念是以神為本,中國文化精神的基本理念是以人為本。西方文化精神首先推重個體,個體的獨立是一切文明的基礎,然后談個體之間的關系,于是有契約、法律、民主、道德,有超越個體的追求:自由、公正、平等、博愛。中國文化精神首先推重整體,整體的和諧是一切文明的基礎,然后談個體是整體的縮影(不是元素),于是有尊卑、孝悌、禮樂、道德,有貫通個體整體的追求:天人合一、舍生取義。


第三屆中華吟誦周訪談環節中,徐健順將自己的發言機會讓給更多的老師,只說了一句話:用中國的文化精神、理念開展的教育才是國學教育,而不單指教學內容本身。
我們學習國學的最重要的理由,是因為中國文化精神比西方文化精神更近人性,更接近我們作為人類所追求的理想。所以說,我們今天來學習經典文化、國學,是要用中國文化的精神、理念來進行國學教育,而不是只圍繞四書五經等國學內容進行講解這么簡單,國學教育也不排斥西方經典,如果站在中國文化的精神層面進行傳授,也屬于國學教育范疇。當然,進行國學教育不是自我封閉,是在借鑒、融合的基礎上可以吸收西方教育的好方法,只是本固才能道生,本很重要。


書:在公開場合也反復強調,要用中國思維和精神來進行的教育才是國學教育,那您認為的國學教育的核心是什么?
徐:中國古代的教育那里有答案。中國古代的教育,是成人教育,也就是把一個兒童培養成一個人的教育。現在的教育,是成才教育,也就是要把兒童培養成人才。成才教育,最關注的是知識和技能。成人教育,最關注的是人生態度。古代的教育,最重要的是教會孩子認識自己,認識社會,學會怎樣應對人生中出現的各種人和事,做個有智慧的好人。這件事就是與幸福相關度最大的事了。不管您的孩子聰明不聰明,淵博不淵博,只要有了高明的人生態度,就擁有幸福的人生。而這樣的孩子,其實也根本不用擔心他的學習成績。《論語》中有這樣一章: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父母除了擔憂天災人禍,對孩子就沒有別的擔憂了,這就是教育所能達到的最好的結果了。
 

第三屆中華吟誦周閉幕式結束后,徐健順飯沒吃飯就睡著了。

書:您在吟誦圈子里是當之無愧的引領者,您覺得是您改變了吟誦的命運還是吟誦改變了您?
徐健順老師笑了笑,沒有回答。
 

-----  完  -----

責任編輯:admin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基金會簡介|書院關注|新聞專題|鄉村公益書院|傳承人|書院在線
Copyright © 2015 shuyuan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書院中國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08133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