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注冊|忘記密碼?|返回首頁

書院中國

重新定義教育

2015-09-09 11:42 查看: ||

  以中國文化主體為底薀

 

  引領孩子探索自我本質

 

  與迎向世界的國際教育

 

  …有人說:「梅花以枝干彎曲為美,直了就顯不出風采;以枝干橫斜為美,端正了就沒有景致;梅花以枝干稀疏為美,稠密了就看不出姿態。」…有人把文人畫家這種偏好的心理,告訴了賣梅花的人,于是他們砍去那端正的枝條,培養那橫斜的枝條,剪去那些繁密的枝葉,摧折那些嫩枝讓他彎曲,鋤掉那些筆直的枝干,抑制它的生機,以此來求得高價;于是,江蘇、浙江一帶的梅花全都病了。文人畫家所造成的禍害竟嚴重到了這種地步啊!

 

  我買了三百盆梅樹,全都生病了,沒有一盆完好。我已經為它們流淚了三天,并發誓要治好它們:放開它們的枝干,讓它們自然生長,毀掉花盆,把梅花全種在土里,并解掉束縛它們的繩索,以五年為期限,一定要恢復、保全它們本來應有的樣子。

 

  淸  龔自珍 【病梅館記】

 

  我們應有的教育文化省思與洞悉(一)

 

  自清末以來,在列強環伺、幾近亡國的背景下,為了救亡圖存,讓中國具備與列強競爭的能力,西學大量引進,尤其是教育的西化,更成為當時中國富強希望之所寄。

 

  長久以來我們所習以為常的傳統教育,在歷史的過程中接觸到了現代化的、全球化的教育思潮。而推動教育西化的個人或群體,或早或晚、不由自主的步入了義無反顧的單線路程;從一成不變、頑固不通的「過去」或「西方現代」教育浪潮中,如同一種歷史的宿命。

 

  傳統的教育思維與模式,就變成僵化、腐朽、一成不變、揮之不去的深刻桎梏,其中最嚴重的,莫過于科舉制度的流弊,至今仍然影響著華人面對考試的心態。

 

  對照這段歷史,我國教育制度的演變,從當年進步的新教育以至于如今在邊緣逐漸建立的另類教育思潮,教育工作者不得不深思:近現代西方的「強大」、使得西方思想文化與生活方式成為衡量舉世人類「進步」的度量衡,大家在卯足全力向西方學習,似乎歷史的未來都已經被西方人所掌握,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歷史真的「應該」如此發展嗎?

 

  當我們隨著潮流邁向「現代化」的同時,經典文化仍然影響著我們的生活,傳統的節日依然引導著我們的生活節奏,傳統的信仰始終影響我們的價值觀。這塊土地上旺盛的生命力,以及常民生活的智慧與經驗,更值得我們認真看待。

 

  二十世紀末以來,歐美教育現場變化多端,同樣存在著教育進步與提升的呼聲:十九世紀下半葉到二十世紀初的制式學堂,加工廠式的教育,讓廣大貧困的兒童有機會進入學校,接受愛國新民教育,成為國家社會有用的人才;然而,早在1870年代起,在意大利的鄉野之中,追求純樸鄉里、樂于扶助貧困學障兒童的蒙特梭利與悠游天地、親近自然的福祿貝爾等有識之士,已經掀起一波對西方制式教育的質疑與反思。

 

  此時此刻,回溯檢視華人的文化歷程,對于現今普遍以西方教育為主流的正反論述,培德書院應該可以提供切磋對話的基礎。百年來,全球教育變革繁雜,不約而同地在理論或實踐上要求大家看清近代各國體制教育對兒童、教師、與學校之束縛,對人性之壓抑。當西方對教育深刻反省的同時,來自于東方的思維,包括儒、釋、道家對教育所揭示的哲思,對人性、自然、與人生發展的另一種洞見,這樣可以是中國的,更是世界的人類智慧,至高又至平;仿佛打開了一扇大門,讓西方人無限憧憬。

 

  盧梭、史賓塞、蒙特梭利、福祿貝爾、杜威等偉大的教育家與后繼者,為主張人本、適性、自主等價值提供了豐富厚實的理論基礎與實踐之道,有志于教育的工作者,盡可以從歷史的文獻、以及無數的研究論文中尋找各種可能出路。

 

  除了向西方取經借鏡,培德更希望在教育實踐上能以華人的歷史文化中的哲思與美學為基礎,建立一個可以面對華人教育的思考觀點與迎向世界及未來教育的實踐,進而與西方教育理論對話、互參。

 

  理念學校的誕生

 

  近十多年來,在政府推動教育計劃綱要中,堅持育人為本,以優先發展為保障,以統籌協調為重點,以優質育人為核心,以改革創新為動力,全面實施素質教育的政策影響下;各種教育型態,逐漸在社會各階層展開各種提升教育品質與方式的嘗試。初期,因為這些學校的教育方式,與一般公立或私立學校的主流教育不同,不論這些教育方式背后的教育理念或實際的教學內容為何,它們創建的過程皆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就是這些學校的辦學者、家長或教師,因期盼個別化因材施教的教育,能于自己的孩子身上實施,或孩子本身因已不適應體制內教育(包括資優的孩子),且不愿將孩子送進相對缺乏中國文化主體的所謂國際學校或送出國接受國外教育,遂興起自己辦學的想法。因此,理念學校(私塾式、書院式等)在國內還有很長的路要探索及實踐。

 

  當聯合國科教文組織于1986年提出了教育的四大支柱,也可以說是教育的四大目標即:Learning toknow(學會求知);Learning to do(學會做事);Learning to co-operate(學會合作);Learning to be(學會生存與發展)的同時,我們亦當為中國理念教育許一個夢,以行動支持理念教育,成就華人教育邁向下一個百年;更有感于目前中國的教育政策、教育改革的力度刻正持續強化中,自教改十年來,學生仍是面對分割、分科的點狀學習,學習仍難免于對考試的應付。

 

  引導孩子更真實的學習

責任編輯:admin 作者:培德書院
快速導航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基金會簡介|書院關注|新聞專題|鄉村公益書院|傳承人|書院在線
Copyright © 2015 shuyuan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書院中國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08133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