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注冊|忘記密碼?|返回首頁

書院中國

明倫堂講會第187期:秦始皇統一文字與秦漢時的字書

2016-04-12 10:45 查看: ||
2016年4月8日,明倫堂講會第187期在岳麓書院中國書院博物館報告廳舉行。本次講會由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歷史系楊振紅教授主講,主題為“秦始皇統一文字與秦漢時的字書”,湖南大學岳麓書院陳松長教授主持了本次講會。
 
楊振紅教授認為,在漢字悠久的歷史中,影響最大的事件無疑為秦始皇統一文字的舉措。但秦始皇統一的文字是什么樣的文字,即當時是以什么樣的字體作為標準字等問題隨之而來。針對這一問題,楊振紅教授以郭店楚簡、清華簡《楚居》、上海博物館《詩論》等為例,特別是里耶秦簡461號簡的出土有力地證明了秦的官方文書為稍帶一點小篆風格的秦隸。就秦漢時的字書問題,楊振紅教授又以《倉頡篇》為例進行說明。在《漢書•藝文志》中記載的十家小學類書籍只有《急就篇》流傳下來,《倉頡篇》在唐以后失傳。但據《說文解字•敘》所載,《倉頡篇》中有“幼子承詔”的句子,使后人對《倉頡篇》的字書有了一點認識,即它很可能和《說文解字》體裁不一樣,而和《三字經》、《千字文》體裁類似。而20世紀斯坦因于敦煌漢塞遺址所獲《倉頡篇》簡牘及西北科學考察團在內蒙古額濟納河流域漢代烽燧遺址中所獲《倉頡篇》殘簡等為研究秦漢時的字書提供了新材料。楊振紅教授就如何研究《倉頡篇》提出了自己的幾點看法:一、從秦到東漢,《倉頡篇》肯定是經過不斷改寫的,但也具有一定的穩定性。二、目前所見到的《倉頡篇》都是漢代的本子,但具體是什么時期的,還有待進一步考證。三、嚴格說來,至少漢代的《倉頡篇》不能叫狹義的字書,而是啟蒙教材,性質和《三字經》、《千字文》類似,而完全不同于《說文解字》和今天的《新華字典》。
 
通過楊振紅教授的講座,使大家對于秦統一文字與秦漢時的字書問題有了進一步的了解。楊振紅教授在講座中結合出土材料,通過比較來分析問題的研究方法 ,對于同學們今后的學習也有一定的啟發作用。楊振紅教授建議同學們要有懷疑精神,善于捕捉新材料,對自己的學術研究要有規劃并且要善于動手、勤于動筆。(岳麓書院 王園紅)
 
 
【人物簡介】
 
楊振紅,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歷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秦漢史、簡帛學研究。1981至1988年就讀于北京大學歷史系,獲歷史學學士、碩士學位。2000年至2005年就讀于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歷史系,獲博士學位。1988年至今在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工作,現任歷史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委員、戰國秦漢史研究室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簡帛研究中心主任、《簡帛研究》主編、中國秦漢史學會常務理事。
 
主要著作:《出土簡牘與秦漢社會》(獲第四屆郭沫若中國歷史學獎三等獎,2007年度全國優秀博士論文提名,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優秀博士論文二等獎)、《中國婦女通史•秦漢卷》(合著)、《中國風俗通史•秦漢卷》(合著)、《中國經濟通史•秦漢經濟卷》(合著)、《中日學者論中國古代城市社會》(主編)。在《歷史研究》、《中國史研究》、《文史》、《文史哲》、《史學月刊》、《中華文史論叢》、《光明日報》等海內外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譯文近百篇。  
責任編輯:admin 作者:岳麓書院
快速導航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基金會簡介|書院關注|新聞專題|鄉村公益書院|傳承人|書院在線
Copyright © 2015 shuyuan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書院中國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08133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