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注冊|忘記密碼?|返回首頁

書院中國

武夷訪茶仙

2015-08-18 14:22 查看: ||

世間沒有一種飲料,像茶對于中國人這樣不可或缺。世間沒有一種茶,像大紅袍般有著這許多的故事和傳奇。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因茶而生,以茶為伴。他們,叫做茶人。我們此次的行程,將與美麗的茶人駱小妹一起,到大紅袍的產地武夷山,尋訪藏在心里許久的茶香。

 

 

【美麗的茶人 • 小妹】
 

駱小妹,“大紅袍手工制茶技藝”第三代傳人,國務院禮賓茶葉品鑒專家。優雅,平和,純凈,是小妹給我們的第一印象。

 

 

小妹出生于福建南平武夷山,因祖輩一直從事茶葉生產與經營,自幼受家庭熏陶,成年后酷愛茶葉與茶藝。2003年在武夷山茶藝學校就讀茶葉生產加工及品鑒,獲得職業技能后曾在武夷山、廈門、福州、廣州、杭州、北京等各大城市從事茶葉文化推廣與茶藝指導。2008年通過國家評茶員職業資格認證。

 

 

為了繼續提高茶葉品鑒技能,小妹又拜師于當代“大紅袍之父”陳德華之高徒、武夷山茶科所所長陳思齊先生,使茶葉理論與專業技能又得到大幅提高。曾多次擔任各類斗茶賽、茶藝表演活動評委,同時從事茶葉文化推廣與教學活動。2012年自己創辦觀巖茶業、茶文化工作室,在更高層面從事茶葉及茶文化研究與推廣工作,2014年被評為國務院國賓禮茶葉品鑒專家,評審委員會委員。

 

 

尋訪大紅袍,首先要去拜訪有著“大紅袍之父”之稱的陳德華老先生,也就是小妹的師公。“師公不愛說話,就愛做事。”小妹告訴我們。

 

【傳說中的“大紅袍之父”】
 

花白的頭發,清癯的面容,陳德華老先生靜靜地坐在茶案前,像一杯武夷巖茶,清雅悠遠……

 

 

老先生一面泡茶,一面為我們講起他與大紅袍的緣分。

 

 

他的故事太多了,從業界到民間,陳德華都被尊稱為“大紅袍之父”。他對大紅袍的貢獻,遠遠超越了歷史上任何一位制茶人。他從事武夷巖茶名樅品種的研究長達四十余載,尤其對大紅袍的剪枝繁育與制作技藝做出了決定性的杰出貢獻,被評為國家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

 

 

他第一個無性繁殖培育成功“正本”大紅袍茶樹;第一個研制成功大紅袍商品茶;第一個恢復傳統武夷龍團鳳餅緊壓茶,制成大紅袍茶磚……他開啟了大紅袍一個全新的時代,成為現代大紅袍價值紀錄的開創者與引領者。由他焙制的特級大紅袍多次以10萬元以上的價格拍出,其親制的一款60克重的“大紅袍”更拍出56萬元高價。

 

 

“我從來不反對機械化做茶”,他說,機械制茶有著手工難以比擬的優勢,如機械炒茶遠比人工均勻。但作為茶人,必須懂得手工制茶,能夠手工制茶,才能在機器制茶中更好地掌握火候,做出真正的好茶,才可以稱之為真正的茶人。

 

 

“武夷巖茶的制作理念是茶界公認最好的。”陳德華告訴我們,雖然茶廠普遍引進機械做茶,其原理其實和傳統手工做茶沒有兩樣,人們正是在研究借鑒手工做茶的科學性,摒棄改良其不合理環節后,才設計出精密的機器,最終做出頂級好茶來。今天的機器遠沒達到可以完全取代手工的程度,僅從這個方面考慮,保留手工做茶的技藝就很有意義。

 

 

“我曾經做過大紅袍母樹的茶葉,這一輩子知足了!”對于陳德華而言,做茶是一種享受,看到珍貴品種,自己都忍不住想去做一下,看著這些茶葉變成清香四溢的絕頂好茶,內心的滿足便無法形容。“作為傳承人,我很希望我們老祖宗做茶的藝術能代代相傳。”

 

 

陳德華現在71歲,但他像一株老茶樹一樣,仍在不斷散發新香,更帶出了一批優秀的徒弟,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開始,茶科所不斷有新人來跟著陳德華學做茶,“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經過不懈努力,這些人或自己創辦企業或到機關任職,在各個與茶相關的領域中做出了引人矚目的成績。但其中有一位徒弟,幾十年來遠離名利與紛擾,堅持默默地鉆研制茶工藝,他就是陳德華的大弟子,陳思齊。

 

【他一直默默堅守】
 

陳思齊曾作為主要人員參與了母樹大紅袍的無性繁殖、培育并主持申報了“大紅袍”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省著名商標;中國馳名商標等。

 

 

多年來,陳思齊一直堅持對大紅袍制作技藝的研究與傳承,包括大紅袍的種植和制作技藝,在茶葉科學研究所工作期間,他將陳德華老師從省茶科所引種回來的大紅袍(奇丹)進行區域實驗和大面積的推廣,從當初的幾棵茶苗發展到上萬畝的茶園。

 

 

“師父做茶非常辛苦”,小妹說。長期辛苦的工作,讓陳思齊的身體狀況出現了問題,但即使在養病期間,他仍然帶領著徒弟們從事著茶藝的研究。他曾數次深入云南茶產區,幫忙當地茶農利用天然的千年老茶樹制作出了高品質的茶產品,讓小山村的茶走入了千家萬戶。

 

 

做茶是件極其辛苦的事情,武夷山山高路長,采茶人必須趕在露水干了之后的那一刻搶摘茶葉,并迅速運到山下晾曬。茶葉下山晾曬之后,還有搖青、炒茶等多個環節,每一個環節都要折騰十幾個小時,茶葉是老是嫩、天氣是陰是晴、濕度是高是低,對做茶人的技術要求極高。

 

 

即便如此,在幾十年的做茶生涯中,像老師陳德華一樣,陳思齊一直堅持研究制茶技術,改良制茶機械,以及許許多多其他制茶相關的事。令人敬佩的茶人必定會做出令人敬佩的好茶。小妹一直秉承著師父的言傳身教,認真對待每一片“樹葉”。

 

 

在過于喧囂和浮躁當下,還有著像陳德華、陳思齊、駱小妹師徒三代一樣的茶人,如此謙虛清爽,認真做茶,認真做人。既有知識,又勇于實踐。不求功名利祿升官發財,不慕高堂華屋錦衣美食,不沉溺于聲色犬馬燈紅酒緑。他們在守護著茶,更像是守護著生活。

 

 

在這里,在大紅袍的故鄉武夷,走訪茶山,拜訪茶人,我們仿佛明白了為什么茶是“一種溝通天地的生命”。這里的空氣中有茶香,靜心品味,滋味醇厚,既有巖石之氣息,又有蘭花之馨香,裊裊清香良久不散,韻味無窮。讓我們向如茶花般潔白純凈的茶人致敬,向醇厚恬淡的人生致敬!


責任編輯:admin
快速導航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基金會簡介|書院關注|新聞專題|鄉村公益書院|傳承人|書院在線
Copyright © 2015 shuyuan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書院中國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08133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