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注冊|忘記密碼?|返回首頁

書院中國

拳拳之心紙上看

2015-08-17 15:20 查看: ||

 

在中國陜西西安市西南30多公里處,有一個遠近聞名的“紙村”——北張村。今年77歲高齡的張逢學老人是目前北張村中技藝最高的匠人,被稱為“古法造紙的活化石”。從12歲就開始學習造紙技藝的他,是如今北張村里為數不多掌握古法造紙術的人。

 

 

據當地人介紹,北張村一帶的造紙歷史可以追溯到東漢蔡倫時期。數千年來,鄰水而居的北張村紙匠一直使用原始、簡單的工具,按照古人復雜、完整的流程,利用純天然纖維制造楮皮紙。但隨著工業化沖擊和手工紙張市場的萎縮,村里依然保留傳統工藝手工造紙的僅剩下張逢學老人一戶人家。

 

張逢學老人說,北張村沿用的傳統造紙工藝使用工具簡單,但操作工序復雜,整個過程有18道大工序、72道小工序,包括踏碓、切翻、搗漿、淘漿、下槽、杖槽等。這些工序都是祖上一代代手把手傳下來的,必須由手工完成,而且要付出超強的體力。

 

 

今年,書院中國基金會的工作人員曾去拜訪張逢學老人一家,并親自體驗了其中“抄紙”的步驟,用抄子抄紙,是造紙的主要環節,其核心技術是吸鼻頭,還需陰陽有序,這樣利于揭紙。

 

工作人員也體驗了一下“抄紙”這道工序,雖然看似簡單,而親自操作起來,實則并不易。攪漿的尺度、抄子入水的深淺、抄子抄紙的快慢都是有講究的,任何一個步驟出現問題,都會成為或薄或厚的失敗品,從而廢掉重來。

 

 

在操作臺的左側,工作人員還發現了一個直徑約15厘米左右的圓坑,便問其通途,張逢學老人說,這個是放火爐用的,冬天太冷了,得靠它取暖。工作人員觀察了圓坑與胳膊的距離,其實很近,很容易被火燙到,而距離要是再遠些,又怕烤不到火,看著半露天的操作棚,想象著這冰與火并不是太完美的結合,不免一陣陣的心酸。

 

 

張逢學老人告訴工作人員,除了春節休息7天左右,其他時間都會進行造紙的工作。傳承人張建昌也表示:手工造紙不但是一門技術活,而且還是汗水和體力的結合。聽完這些話后,再看著大門口處上橫框寫著的“貴在自立”的警語,感受著他們的艱辛與不易。雖并不富足的一家人,但是其匠人的精神和傳承的態度,讓人發自肺腑的尊重與敬佩!

 

 

經歷這些工序所制作出來的楮皮紙,韌性強,耐保存、不宜破損,因其制作流程不受現代工業影響,紙張更是純天然制作,是進行書畫創作的上好選擇。“這種紙保存性強,因為它是純天然的,沒有任何化學藥品,所以它這個保存性強。寫字畫畫,保存一千年兩千年,永不變形。”張逢學說,北張村的手工造紙不僅具有“一簾多張”的高產特色,而且歷經千年存放也不會損壞。話語間,老人對家鄉這種古老的手工造紙工藝充滿自豪。

 

 

張逢學老人是現在唯一一個能完整熟練掌握長安古法楮皮紙抄造技藝的老藝人,于2008年被陜西省文化廳授予陜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并在2009年被中國文化部授予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稱號。

 

 

張逢學兒子張建昌從10歲時開始學習傳統造紙技術,在父親的口傳心授下,熟練掌握了世代祖傳的傳統皮紙的制作工藝。對他來說,古法造紙并不是一項用以謀生的手藝,而是沉淀著自身深厚情感的神奇技藝。張建昌說,和自己當年跟隨父親學習一樣,他的兒子張剛如今也開始跟隨自己學習這項家傳技藝。

 

“現在村里40歲以下的人都不會造紙了,如果沒有支持和保護,再過十年,這種老祖宗流傳下來的手藝肯定會消失。”張逢學說。隨著時代的進步,傳統造紙工藝受到現代造紙產業的沖擊,加上手工造紙非常辛苦,北張村人如今多都另謀出路,張逢學家成為村里唯一留存的專營造紙的人家,而其兒子張建昌也成為村里唯一的造紙手藝的傳承人。

 

 

先人手藝不能繼續傳承,是張逢學現在最擔心的問題,每當有人問起他如果有人要跟他學造紙他教不教時,他都會說:“只要他肯吃苦我肯定教,老祖宗的手藝不能在我這里斷了。”

 

 

2013年11月26日,北京市書院中國文化發展基金會古法造紙傳承人資助項目開始實施,對陜西西安楮皮紙造紙傳承人張逢學之子張建昌進行資助。盡管傳承了1000多年的造紙工藝面臨后繼無人、瀕臨失傳的境地,但張逢學老人還是希望通過祖孫三代的傳遞與努力,延續這項祖輩傳下來的技藝。

 

責任編輯:admin
快速導航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基金會簡介|書院關注|新聞專題|鄉村公益書院|傳承人|書院在線
Copyright © 2015 shuyuan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書院中國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08133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