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注冊|忘記密碼?|返回首頁

書院中國

青蒼翠色 節節生姿

2015-08-19 17:40 查看: ||

一月末的益陽鄉下,氣溫驟降到零下二、三度,陰雨綿綿的天氣讓人冷得發抖,狗尾巴草往昔的絨毛,也早已被冰水所融浸,變成了美麗的冰毛。

 

 

而霜凍也早已在密密麻麻的竹子上結下了冰碴兒,有些還形成了冰柱,但這并不妨礙展現它傲人的身姿。

 

2000畝碩大的一片竹林,柔嫩而又威壯的一顆顆竹子或挺拔著,或輕彎著,有些彎的深了,頭碰著頭,像是在訴說著古老的愛情傳說。


 

竹藝師危祿綿輕輕撫摸著青綠綠的竹干,他的眼神出現了一絲脈脈之情,是啊,他這大半輩子的心血都傾覆于此,沿襲著小郁竹藝的傳承,將這一棵棵的青翠,以藝術的形式進行著最美的詮釋。

 

 

危祿綿是益陽小郁竹藝國家級傳承人,自1992年開始入行于小郁竹藝,一眨眼,到現在已經有20多年了。

 

在湖南,只要一提到竹器,定非益陽莫屬。而在全國,益陽竹器的水平和知名度也是名列前茅的。

 

湖南省益陽市作為全國竹類資源蓄積量排名第三的城市,自明代開始就成為了“竹器之鄉”。益陽縣志上記載,從明初開始,小郁竹藝已經成為益陽主要的產業,年產量可以達到10萬件以上。而到了家具材質多樣化的今天,純手工活兒的小郁竹藝跟機器生產出來的產品,在價格上并沒有優勢,也很難在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

 

 

值得欣慰的是,2006年小郁竹藝項目列入了湖南省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11年小郁竹藝項目又被列入了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竹藝師的精湛技藝】

 

危祿綿的作坊,位于相對于益陽市中心比較偏遠的一個半露天的門房里,作業中的竹藝師們有的正在打磨著竹椅靠背,有的正在削打著古琴桌,有的正在將一根根小竹子進行“郁制”竹丫花。

 

 

看似一件簡單的竹器成品制作出來,實際上它包括了由選料下料、燒油烙花、劈開削打和打磨上漆等30多道工序組成,最終運用“郁”的藝術,將原始材質的竹材,變成了一件件極具藝術價值的竹器。

 


 

“郁”,益陽方言,是將竹材構件加熱彎曲,使之成為符合造型需要的一種工藝。益陽小郁竹器就是以這種工藝為主,結合拼、嵌、榫合等傳統技法制作的小竹器。

 

  

“因為竹子是有韌性的,加溫以后就可以把它的纖維軟化,軟化后就可以來定型、造型,根據設計要求,想要什么樣的形狀,就可以把它郁到什么樣的形狀。”危祿綿一邊制作,一邊講解著這項古老的手工藝術。

 

       

小郁竹藝的材料均是采自麻竹纖維緊密、土質最好的安化敷溪地區,這種麻竹也通常被稱為“鐵麻竹”,十分耐用。在保持濕潤的空氣下,其制作好的竹器使用幾十年都沒有問題。

 

       

在危祿綿不遠處沉浸于榫合工藝的老者,正是他的師傅——謝長庚。他已經72歲了,1955年開始學徒,1957年進廠工作,到今年,已經在小郁竹藝這個行業整整貢獻了60年的光陰。上世紀80年代,謝長庚曾遠渡幾內亞比紹傳授小郁竹藝的制作工藝,是目前技藝最為精湛的竹藝師。

 

       

“小郁竹藝沒有十年的功夫,難修。”謝長庚語重心長地說。

 

姜還是老的辣,謝長庚正在制作的這一把竹椅,整體工序下來最終變成成品僅僅需要4天的時間,這在行業里也是屬于非常快的速度了,這個速度并不輸給危祿綿這一代的“年輕人”。整體竹藝不用一釘一鉚,均采用榫卯的連接方式,這更為難得,別看老師傅歲數已經到了古稀之齡,然而做出來的質量結構緊湊,堅韌耐用,讓人嘆為觀止。

 

 

“您的手還得再上點藥”突然有人對謝老師傅說了一句,這時才看到他的手指,血漬已經凝結,變成了赫黑色。“哦,沒事,沒事,這都是家常便飯”謝老師傅只是笑了笑,并不當回事。

 

 

后來得知,這些竹藝師們的雙手,基本都是常年裹著創口貼的。前兩天竹藝師劉師傅一不小心,指甲剛剛被削下去一半。還有一次,一位師傅在拿工具往上挑的時候,一下把鼻子給戳破了一大塊,險些削下去半個鼻子。

 

 

除了危祿綿和師傅謝長庚,目前在廠房里只有兩位全職的竹藝師在繼續著小郁竹藝的制作。他們只要是家里沒事的時候,全年都會在廠房里“溫故”著這項面臨失傳的手藝。“如果讓師傅沒事做,他的手藝慢慢就會生疏了。”盡管目前的工程工作不是太忙,但危祿綿還是要讓竹藝師們的手保持著“熱度”。

 

益陽市博物館內的精美竹藝

 

益陽市博物館內展示出的小郁竹藝工具

 

益陽大劇院的戲樓全部由竹藝打造

 

 

【后繼之人“還在找”】

 

危祿綿在10來歲的時候住在了竹藝廠的旁邊,每每看到竹藝師們做出來各式各樣的竹器,好生喜歡。“我當時就認定,長大后也要做這個事情”。

 

1992年,29歲的危祿綿從當時效益不錯的燈泡廠辭職,把幾位已退休的老竹藝藝人和民間竹藝藝人請出山,創辦了益陽市傳統竹藝廠,到現在已經做了有20多年了,雖然很多人已經不再從事這項手藝,然而危祿綿為了兒時的夢想和現如今的傳承責任一直堅持著、堅守著。

 

       

目前,益陽一共只有不到10人在堅持著小郁竹藝的制作,而大部分又都屬于專事工程,有活兒的時候,才組織著幾個人一起干。在這當中,52歲的危祿綿算是最年輕的一人。

 

而小郁竹藝的大部分重擔其實也都放在了危祿綿一人的身上,他也常常感到顧不暇接,談業務、搞設計、組織生產、非物質遺產的保護及其他社會活動都是他一個人操辦。

 

 

當問及是否還有下一代傳承人之時,危祿綿的神情露出了絲絲無奈與尷尬,一句“還在找”,面容間只是苦笑。

 

危祿綿的辦公椅

 

危祿綿有一個女兒,而小郁竹藝的竹藝師們清一色的均為男性,因為這涉及到劈、打磨、火烤等多項專屬于男人的工種,所以這項手藝自然就和女子無緣了。

 

而危祿綿的妻子李新不愿意看到自己的丈夫過于操勞,時不時的會來廠房一起打打下手。“年輕人都不愿意學,現在只有兩個師傅,家長都不愿意讓孩子來學習這項收入并不穩定的手藝。”李新感嘆道。

 

別說是女子,現在就連青年男子也不愿意學習這項傳承手藝了。

 

危祿綿與妻子李新

 

李新還表示,現在首先得打開市場,讓人看到小郁竹藝的前景,才有人愿意來嘗試這項手藝,才能進行學徒的招募,沒有生活來源,是沒有人過來學的。

 

 

曾經有很多人都問過危祿綿“是否后悔了”,危祿綿堅定的說,我一點都不后悔。對于小郁竹藝來說,在小時候是一種愛好,而到了現在就變成了一種責任。現在國家把這個項目交給我來保護,讓它傳承下去,雖然我肩上的擔子很重,但這對于我自己和對于整個小郁竹藝而言,都是很有意義的一件事。我會堅守這個行業一輩子!

 

小郁竹藝屬于國家級非遺項目,其經濟狀況并不穩定,面臨著失傳的風險,書院中國基金會希望能在經濟上給予一定的扶持與幫助,故而將小郁竹藝列為繼“積文齋筆墨”、“陜西古法造紙”、“武夷山手工制茶”后第四個傳承人資助項目,于2014年12月與傳承人危祿綿簽訂了資助協議。

 

 

責任編輯:admin
快速導航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基金會簡介|書院關注|新聞專題|鄉村公益書院|傳承人|書院在線
Copyright © 2015 shuyuan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書院中國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08133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