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注冊|忘記密碼?|返回首頁

書院中國

中國書院簡述

2015-09-09 14:25 查看: ||
【緣起---】
書院是唐宋以來形成的十分重要的文化教育組織。它一產生,就受到歷史文人學士、官僚鄉紳等方面的重視和支持,發展成為一種重要的歷史文化現象---書院文化。
更重要的是,書院已經成為文化和思想傳播的一個“場”,她不僅對傳播中華文明,推進世界文明向前發展做出了貢獻,還對我國民俗民風的培植以及倫常觀念的養成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她所宣揚的和諧社會都根植于人心而成為我們的文化傳承。這種傳承的延續對于經歷了政治動蕩及經濟高速發展的中國而言,尤顯珍貴和迫切。
在當今這個人心浮躁的社會中,書院作為一個平臺讓文化傳統從經典古籍中走到人們的身邊,回到生活之中,恢復傳統文化的活力、情感、魅力。讓人們在生活中切實感受到傳統文化給自我帶來的充實、和諧、提升,并通過以此為基礎的傳統文化的宣傳、交流、推廣等活動,為復興中國傳統文化在世界的影響力做出貢獻。 
 
【書院歷史---】
書院是我國封建社會獨具特色的文化教育模式。作為中國教育史上與官學平行交叉發展的一種教育制度,它萌芽于唐末,唐朝“安史之亂”以后,國家由強盛走向衰落,政治腐敗,民生凋敝,文教事業也受到嚴重沖擊,官學廢馳,禮義衰亡。于是一些宿學鴻儒受佛教禪林的啟發,紛紛到一些清靜、優美的名勝之地讀書治學。此后,歸隱山林、論道修身,聚徒講學之風逐漸興起。真正具有聚徒講學性質的書院至五代末期也基本形成,北宋初年才發展成為較完備的書院制度,成為中國集教育、學術、藏書為一體的文化教育機構。
書院鼎盛于宋元,普及于明清,改制于清末。1901年,清廷發布上諭,改書院為學堂,作為科舉的附庸,1905年當科舉被宣布廢除后,書院也徹底消失。書院在中國大地上存在了1000余年,成為中國文化史和教育史上引人注目的一大奇觀。
書院在系統地綜合和改造傳統的官學和私學的基礎上,建構了一種不是官學,但有官學成分,不是私學但又吸收私學長處的新的教育制度,它是官學和私學相結合的產物。自書院出現以后,我國古代教育便發生了一個很大變化,即出現了官學、私學和書院相平行發展的格局,三者成鼎立之勢。
【古代書院職能---】
1、藏書:藏書是古代書院的重要內容和特征,書院藏書也因此成為中國古代藏書中的一種重要類型,與官府藏書、私人藏書、寺院藏書一起 ,并稱為中國古代藏書事業的四大支柱。
2、教學:書院在傳播文化、培養人才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而且她的學生來去自由,講學方式靈活多變,自由講學、學術討論、爭辯疑難等等,強調學生獨立思考能力。教學內容上提倡實學、習行,因此,書院培養的人才大多博雅通識,文質彬彬。
3、祭祀:書院祭祀源于古代學校祭祀圣哲與先賢的典禮。書院通過祭祀喚起諸生對先圣先賢的敬仰之情,是對諸生進行傳統美德教育的重要形式,在生徒心中樹立起典范人物形象,知禮儀、明廉恥。
與官辦學校相比較,北京書院祭祀,沒有那么整齊劃一,祭祀禮儀也比較簡單,規模可大可小,比較靈活。祭祀時間一般是“春秋祭祀”和“朔望致祭”。供祀對象雖然比較多,但孔子和理學家是主要的。
4、學術:隨著印刷術的不斷成熟,書院除了讀書、教書之外,逐漸發展成為著書、刻書的文化傳承、文化創新的場所。并且成為當時學術思潮的集散地。
【古代書院教學方式---】
 1、講演辯論
中國書院十分重視學術講演,其形式有“升堂講說”、“學術會講”等。書院大師除了闡發自己的學術見解外,還十分重視不同學術觀點的論辯交流。明代后期的顧憲成、高攀龍就特別制訂了書院會講制度、規定:“每年一大會”,“每月一小會”,并訂有“會約”、“會規”,以道義相磋磨,學術相珍重。
2、自修問難
除學術講演外,書院教學的另一個重要特點就是注重學生自修研究和質疑問難。書院藏書豐富,這為學生自由讀書和獨立鉆研提供了方便。朱熹認為,除集體講演外,書院的老師的職責就是指導學生自修讀書,強調讀書須有疑,有疑而又深思未得者即當請教大師,這就叫做“質疑問難”。朱熹創造的讀書六條(循序漸進,熟讀精思,虛心涵泳,切己體察,著緊用力,居敬持志)對后世產生深遠影響。
3、研究探討
書院以學術探究和理智訓練為根本。無論是大師講演,還是學生自修,都十分明顯地體現了注重學術探討的研究精神。書院作為知識分子求知問學的精神家園,努力將學術研究與教育活動結合起來,他們一方面通過學術研究深化學理探討,促進教學活動;另一方面又通過教學和學術研究培養人才,擴大學派影響。正是這樣交互遞進,極大地推動了中國封建社會思想和學術的發展。
 
【古代書院價值---】
書院自產生之日起,便與私學有天然的聯系,其共通點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其一,它同私學一樣,是由民間集資創辦的,不屬官方之列,具有很強的獨立自主性;其二,同私學一樣,書院是向下層社會開放,面向鄉間的;其三,同私學一樣,書院是以平民子弟為培養和教育對象;其四,與私學一樣,書院主要是一種素質教育,不以科舉仕進為辦學目的。
但是,書院自成立之始,有有著極為鮮明的書院精神——以“道”為核心的人文精神成為書院文化內涵的最顯著特征。儒家文化對士人的人格要求、價值體現和實踐這種價值的方式方法,都體現為對“道”即儒家的道德理想追求上來。
書院是以“道”為核心的人文精神的主要踐履者。書院將道德教育擺在教育活動的首要位置,并按照儒家的道德理想模式來設計書院的人才培養模式。 
為將道德教育滲透到教育教學活動的每一個環節,書院將其制度化為章程、學規等的形式,使書院重視道德教育的人文精神充分顯現出來。朱熹在白鹿洞書院制定的《白鹿書院揭示》中,要求生徒嚴格遵守儒家的道德規范。南宋以后,大多數書院都將遵循這一學規,只是在不同的時候和不同的書院根據實際情況補充一些大同小異的條目而已。重視道德教育是實現個體道德完善的最具體手段,也是書院人文精神彰顯的一個維度。 
書院人文精神另一個展開的維度則是培養生徒實現治國、平天下的理想。書院學者認為儒家對"道"的追求應是在個體道德完善的基礎上,積極參與政治,以實現全社會道德的完善。而在傳統中國的政治體制下,書院與社會政治的結合往往表現為對科舉仕進的追求。在這種情勢下,大多數書院都將道德教育與科舉應試教育統一起來,目的在于培養“德業”與“舉業”并重的人才。
書院的學術創新精神是以寬松的辦學環境為基礎,學術大師云集書院講學為推動力,師生相互答疑問難、相互激蕩獲得新的觀點、思想而形成的。
書院與官學、私學在辦學體制上表現出明顯的差異,使得書院獲得了相對自主的學術創新機制和環境。學術大師紛紛云集書院,將其作為學術研究與創新的基地。朱熹、張、陸九淵、呂祖謙,明代的心學大師王陽明、湛若水、清代的漢學大師惠棟、錢大昕、王鳴盛等人都在相當長的時間內講學于書院,他們的重要學術研究成果不少是在書院講學過程中完成的。 
書院學術創新成果與教學活動相結合,不但為教學活動提供了豐富的資源,也極大地推動了學術創新。學術大師們的《語錄》、《文集》中有大量的書院師生答疑問難的記錄,而這些記錄是書院大師學術成果的重要組成部分。
 
【古代書院在當代復興的意義---】
1、政策支持
習近平從2013年開始,多次在不同場合發表了對中國傳統文化傳承的講話,以此強調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的時代意義,大力推動民族文化自信心的重建。
2、民間推動
進入21世紀以來,中國民間機構以各種活動形式來推動中國文化的傳承,有失敗、有教訓、有摸索的經驗,到目前為止,全國各地書院活動各顯其能,成為中國傳統文化推動的生力軍。
3、文化需求
社會經濟從高速運營逐漸減緩之后,人們也越來越意識到錢真的不是一切,只有文化才能滿足人們內心的空虛,才是人心安定的基石。讀書、聽講座、文化沙龍、看展覽已經成為很多人的日常文化生活方式。
4、品位象征
文化應該成為當今精英人士的身份象征,而書院則是精英人士在家門口就能得到文化涵養、文化熏陶的重要場所。惟有文化底蘊做依托的社會精英才能收到大家的尊敬。社會經濟的開拓者更成為社會文化的倡導者。
責任編輯:admin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基金會簡介|書院關注|新聞專題|鄉村公益書院|傳承人|書院在線
Copyright © 2015 shuyuan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書院中國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08133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