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注冊|忘記密碼?|返回首頁

書院中國

到白鹿洞書院探訪讀書人心靈殿堂

2015-09-17 12:37 查看: ||


電影《廬山戀》里有個鏡頭:主人公第一次相識,在清澈的溪水邊,男主人公讀書的身影進入了女主人公的視線。接著水中一塊巨石特寫,鐫刻著“枕流”二字。
廬山風景區管委會新聞辦主任涂長林告訴我:“這是朱熹所書,在五老峰下的白鹿洞書院。”
在山上牯嶺,聽了一夜霧雨,先是沙沙,如輕風吹過林梢。繼而滴滴答答,后又林吼流急。燈下翻看《老廬山畫冊》,窗外,廬山霧雨,聲聲入耳,頗有一種“風聲雨聲讀書聲”的曼妙意境。
涂長林一大早就來接我下山,去參觀“天下書院之首”的白鹿洞書院。五老峰下的書院四面環山,清幽深邃,它與衡陽石鼓、長沙岳麓、商丘應天并稱為中國四大書院,曾被譽為“海內書院第一”,迄今已有千年歷史。

讀書人的理想
“白鹿洞”3個字,傳聞是因為唐代學者李渤曾在此隱居,豢養白鹿陪伴讀書而得名,人稱其“白鹿先生”。南唐時,這里被稱為“廬山國學”,或白鹿國學,興盛一時。北宋時,此處更名為白鹿洞書院,但因執政的宋真宗規定:“不入官學不能應舉”,書院不屬于官學,因而日漸凋落,風光不再。
及至公元1179年秋天,49歲的朱熹來到這座荒廢了125年的白鹿洞書院時,只剩殘磚斷壁,雜草叢生。雖洞門猶在,卻盛名不副。于是,他上書朝廷:廬山佛堂數百,廢壞者無不有人修復,而儒生讀書之地,只白鹿洞書院一處,卻破敗百年,無人過問,實在可惜。懇請重修。
朱熹雖兩次上書,得到的卻是帝王的冷淡和同僚的譏諷。所幸的是,朱熹并沒有因此而停止復興書院的理想,他決心憑一己之力重修白鹿洞書院。從置田筑屋到籌集資金,從延請老師到發榜招生,朱熹事無巨細,親歷親為。這就是讀書人的理想: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朱熹把一個人的教育分為“小學”和“大學”,他認為,道德習慣如不在兒童階段培養,不僅貽誤個人,還有害于社會,因此,兒童教育在于培養“圣賢柸璞”,即雕琢璞玉。他提出“小學教育”在于“教事”,小到穿衣戴帽的規矩,大到孝悌忠信的綱常。當學子15歲以后,即要接受“大學教育”,重點在于“教理”,即探求事物之所以然。
朱熹推崇的“循序漸進”、注重倫理道德等思想,即便對于今天的人們,仍不失為最有價值的治學和處世理念。
走進書院簡樸的教室,正面墻上赫然在目的是朱子白鹿洞教條:“教之目: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
朱熹不僅復興白鹿洞書院的教學,而且,還有效地把推廣理學和書院教育結合起來。其親自制定的學規,即今天我們看到的《白鹿洞書院教條》,是中國教育史上,第一個集教育目的、形式、法則于一體的教育方針。它體現了朱熹堅持以儒家經典為基礎的教育思想,要求學生先明義理,爾后正其心、以修其身,然后,行之于事,再推己及人,進而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是一個理學家的理想人生。
至今,它還被日本、韓國、新加坡等東南亞地區的學校奉為教書育人之圭臬。



讀書人的胸襟
在白鹿洞書院南側,沿溪流而上,是一座簡易的石坊。石坊旁,有一個六柱六面六翹角的亭子,叫獨對亭。涂長林說:“這是書院的正門,往里是讀書圣地。進書院的文武百官到此下馬,正衣冠恭敬步入,書院先生送客也就到此止步。在書院里,不論富貴貧賤,學問為高。”抬眼望去,溪水中,刻著:“踏實”、“砥柱”、“枕流”、“自潔”等警字格言。
林風陣陣,濤聲不斷。在這風清氣正之地,讀書人的浩然之氣凜然而生。
曾在此工作過8年的涂長林講了一個朱熹與陸九淵的故事。
早在1175年,也就是朱熹重修白鹿洞書院的4年前,朱熹與陸九淵在鵝湖寺進行一場“心性應該約束,還是應該釋放”的爭論,以弄清漸修和頓悟之別。由于觀點上的極大分歧,朱熹與陸九淵、陸九齡兄弟激烈辯論3天,最后不歡而散,這就是史稱的“鵝湖之會”,它揭示了朱熹代表的理學與陸氏兄弟倡導的心學兩大思想體系長達百年的爭鋒焦點。
在白鹿洞書院的碑廊中,有一塊格外醒目的石碑,題為:“白鹿洞書堂講義”,作者竟是陸九淵。他的講義怎么會出現在這里?朱熹為什么要替這個學術宿敵的言論樹碑立傳呢?
原來白鹿洞書院重張之初,朱熹自命洞主,主持書院教學,他不斷邀請多方學者來講學,以增添學子們的見識。其中,有一個人如約而至,令朱熹驚喜萬分,這就是心學掌門陸九淵。
陸九淵講演的題目:“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講到深處,朱熹感動得淚流滿面,令人記下內容,刻石銘記。
這段軼事,與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名言:“我愛吾師,但我更愛真理”,有異曲同工之妙。真正的讀書人追求真理,尊重知識,絕不應以人廢言。我反對你的觀點,但絕不會無視你的研究。后世之人,常把百年爭辯的理學和心學視為水火不容,其實,朱熹與陸九淵在學術上都具有嚴謹的學風和寬闊的胸懷,他們一代宗師的視野和氣度已經超越了俗世間孰是孰非的狹隘爭執。這才是讀書人應有的胸襟。

書院之魂
站在獨對亭前的枕流橋上,我陷入沉思。此處遙對五老峰,懸崖峻削,下臨深澗,溪流湍急。一夜山雨,濤聲震耳。朱熹那首富有哲理的詩篇涌上心頭:“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1996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官員考察完白鹿洞書院后,德席瓦爾這樣評述:“為了全人類和將來,要保護文化和自然。我非常喜歡這個地方。”吉姆·桑塞尓說:“我希望我們的學校也有如此學習和反思的環境。謝謝你們給我的回顧!”
 
責任編輯:admin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基金會簡介|書院關注|新聞專題|鄉村公益書院|傳承人|書院在線
Copyright © 2015 shuyuan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書院中國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08133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