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注冊|忘記密碼?|返回首頁

書院中國

禮的分類

2016-05-12 17:41 查看: ||

  在古代中國,禮深入到社會的每一個層面,因而禮的名目極為繁冗,《中庸》有"禮儀三百,威儀三千"之說。為了使用與研究的方便,需要提綱挈領,對紛繁的禮儀進行歸類。《尚書·堯典》說堯東巡守,到達岱宗時,曾經"修五禮",《尚書·皋陶謨》也有"天秩有禮,自我五禮有庸哉"的話,但都沒有說是哪五禮。《周禮·春官·大宗伯》將五禮坐實為吉禮、兇禮、軍禮、賓禮、嘉禮。由于《周禮》在漢代已經取得權威地位,所以其五禮分類法為社會普遍接受。后世修訂禮典,大體都依吉、兇、軍、賓、嘉為綱,如北宋禮典就稱《政和五禮新儀》。實際上《明會典》、《大清會典》也是如此,只是沒有冠以五禮的名稱。受此影響,朝鮮王朝的禮典也稱為《國朝五禮儀》。

  一、吉禮

  吉禮是指祭祀之禮。古人祭祀為求吉祥,故稱吉禮。《周禮·春官·大宗伯》說"以吉禮祀邦國之鬼、神、示",將祭祀對象分為人鬼、天神、地示等三類,每類之下再細分為若干等。

  天神  受祭的天神不僅很多,而且有尊卑之別,《周禮》分之為三等。第一等是昊天上帝,或稱天皇大帝,為百神之君、天神之首。古代只有天子可以祭天,諸侯有國,但不得祭天。祭天是國家最重大的典禮。每年冬至,天子在國都南郊的圜丘,用"禋祀"祭昊天上帝。祭天的儀式經過精心設計,一名一物,無不含有深意。例如天為陽,而南方為陽位,所以祭天的地點要在南郊;天圓地方,所以祭天之壇要建成圜形;冬至是陰盡陽生之日,所以祭天必須在冬至,等等。

  第二等是日月星辰。日月星辰附麗于天,垂象著明莫過于日月,日月之明就是天之明,所以必須祭祀;"星辰"是指"五緯"(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十二辰和二十八宿,是與民生關系最為密切的天體。祭日月星辰用"實柴"之祀。
第三等是除五緯、十二辰、二十八宿之外,凡是職有所司、有功于民的列星,如司中、司命、風師、雨師等。司中主宗室;司命(文昌宮的第五、第四星)主壽;風師是指箕星,雨師是指畢星,主興風降雨。祭這一類星用"槱燎"之祀。后世祭典中,星辰入祀的范圍不斷擴大,司民、司祿、分野星、房星、靈星、農星、太歲等也都成為致祭的對象。
 
  對上述三類天神的祭祀方式,同中有異。相同之處是,禋祀、實柴、槱燎之祀都是燃燒堆積柴薪,使煙氣上聞于天神。但陳放在柴薪之上的祭品,依神的尊卑而有差別:禋祀用玉、帛、全牲;實柴之祀只有帛沒有玉,牲體是經過節解的;槱燎之祀只有節解的牲體。
    
  這里還要提到雩祭。農業時代危害人民最多的是旱災,古人希望風調雨順,五谷豐登,因而有祈谷于天的雩祭。雩祭分為"常雩"和"因旱而雩"兩種。常雩是固定的祭祀,即使沒有水旱之災,屆時必祭。常雩的時間,《左傳》桓公五年說是"龍見而雩"。所謂"龍見",是指蒼龍七宿在建巳之月(夏歷四月)昏時出現于東方,此時萬物始盛,急需雨水,故每年此時有雩祭。因旱而雩是因發生旱災而臨時增加的雩祭,一般在夏、秋兩季。冬天已是農閑,已無旱災之虞,所以《谷梁傳》說"冬無為雩也"。

  雩祭之禮,天子、諸侯都有。天子雩于天,稱為"大雩";諸侯雩于境內山川,只能稱"雩"。大雩在南郊之旁筑壇,用盛樂、歌舞,稱為"舞雩",《公羊傳》桓公六年何休注"使童男女各八人,舞而呼雩",即是指此。雩祭的對象,除上天外,還有"山川百源"(《禮記·月令》),即地面上所有的水源。
地示  對地示(音Qi)的祭祀,也依照尊卑分為三等。第一等是社稷、五祀、五岳,用血祭祭祀。所謂血祭,是用祭牲的血澆灌于地,使其氣下達,及于地神。社是土神;稷是百谷之主;五祀是五行之神;五岳指東岳岱宗(泰山)、南岳衡山、西岳華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被認為是天下五方的鎮山。

  第二等是山林、川澤,用貍沈之祭。祭山林叫"貍",祭川澤叫"沈"。貍即"埋"字,將犧牲、玉帛埋入土中,表示對土地、山林之神的祭奠。沈通"沉"字,是將犧牲、玉帛沉入川澤,以表示對川澤之神的祭奠。文獻中不乏用"沈"的方式祭河神的記載,如《左傳》襄公十八年,晉伐齊,渡河前,獻子在玉上系以紅絲繩,祈禱于河神,然后"沈玉而濟";《左傳》定公三年,蔡昭侯從楚國回來,經過漢水時,"執玉而沈"等皆是。

  此類祭祀的對象還有社稷、城隍、四方山川、五祀、六宗等。據《周禮·小宗伯》,王郊祭之后,還要望祭五岳、四瀆、四鎮。四瀆指江、河、淮、濟等四條大河。四鎮指揚州的會稽山、青州的沂山、幽州的醫無閭、冀州的霍山,是四方的鎮山。五岳、四鎮、四瀆各據一方,相隔遼遠,難以一一往祭,所以在都城的四郊設壇,遙望而祭之,故稱望祭。諸侯只能祭祀封地內的名山大川,所以自古有"祭不越望"之說。

  第三等是四方百物,用疈辜之祭。四方百物,是指掌管四方百物的各種小神。疈是剖祭牲之胸,辜是將剖過的牲體進一步分解。這類祭祀對象有如戶、灶、霤、門、行等"五祀"。《禮記·月令》說,春祀戶,夏祀灶,中央祀中霤,秋祀門,冬祀行。五者與人們生活最為密切,厚于民生,應該報其功,所以要祭五者之神。

  人鬼  人鬼之祭,主要是對祖先的祭祀。祭必于廟,周制,天子七廟,諸侯五廟,大夫三廟,士一廟。《詩·小雅·天保》說:"禴祠嘗烝,于公先王。"禴、祠、嘗、烝分別是春、夏、秋、冬四時的祭名,不同的文獻所記略有小異,如禴或作礿,祠或作禘。所謂四時祭,就是每逢歲時之首,用時令蔬果祭祖。天子廟數眾多,難以在一日之內遍祭,所以又有犆和祫的區別。《禮記·王制》說:"天子犆礿,祫禘、祫嘗、祫烝。"犆,即"特"字,是單獨的意思。犆礿,是說春祭是對群廟一一祭祀的。祫是合祭,就是將群廟的廟主集中在太祖廟致祭;夏、秋、冬三祭是祫祭。

  對父祖的祭祀還大量集中在喪禮中,有奠、虞、卒哭、祔、小祥、大祥、禫等名目,相當復雜。后世的人鬼之祭,并不限于先祖,還包括歷代帝王、先圣先師、賢臣、先農、先蠶、先火、先炊、先醫、先卜等。有關的情況,將另立專題介紹。

  二、兇禮

  《周禮·春官·大宗伯》說:"以兇禮哀邦國之憂",兇禮是指救患分災的禮儀,包括荒禮和喪禮兩大類,細目則有喪禮、荒禮、吊禮、禬禮、恤禮等五種。
  
  喪禮  某國諸侯新喪,則兄弟親戚之國要依禮為之服喪,以志哀悼,還要派使者前往吊唁,贈送助喪用的錢物等,都有特定的禮儀。喪禮是古代禮儀中最為重要的禮儀之一,其核心是通過對死者遺體的處理,來表達對死者的敬愛之情。與喪禮密不可分的是喪服制度,根據與死者的親疏關系,有斬衰、齊衰、大功、小功、緦麻等五種喪服,以及從三年到三月不等的服喪時間。因涉及的問題相當復雜,需要另文介紹。

  荒禮  荒是指年谷不熟,也就是通常說的荒年。《逸周書·糴匡》將農業豐歉分為成年、年儉、年饑、大荒等四種情況。《周禮》所說的荒,還包括疫病流行在內。當鄰國出現災荒或傳染病,民眾面臨生存危機時,應該用一定的方式表示同憂,如《禮記·曲禮》所說"歲兇,年谷不登,君膳不祭肺,馬不食谷,馳道不除,祭事不縣,大夫不食粱,士飲酒不樂"。或者直接貸給饑民糧食,《國語·魯語》:"國有饑饉,卿出告糴,古之制也。"《左傳》襄公二十九年,鄭國發生饑荒,鄭子皮"餼國人粟,戶一鐘"。或者移民通財,《孟子》梁惠王說:"河內兇,則移其民于河東,移其粟于河內。河東兇亦然。"

  吊禮  鄰國遭遇水火之災,應該派使者前往吊問。魯莊公十一年秋,宋國發生大水,魯君派人前往慰問,說"天作淫雨,害于粢盛,如何不吊?"《左傳》 成公三年二月甲子,新宮(宣公之廟)災,"三日哭"。《谷梁傳》:"三日哭,哀也,其哀禮也。"《漢書·成帝本紀》,河平四年三月,對因"水所毀傷,困乏不能自存者振貸,其為水所流壓,死不能自葬,令郡國給槥櫝葬埋。以葬者與錢,人二千。《宋史·徽宗本紀》,崇寧三年二月丁未,置"漏澤園",瘞埋人骨,無使暴露。

  禬禮  禬(音hui)是會合財貨的意思。鄰國發生禍難,發生重大物質損失,兄弟之國應該湊集錢財、物品以相救助。《春秋》襄公三十一年冬,"會于澶淵,宋災故"。《谷梁傳》云:"更宋之所喪財也。"意思是說補充宋國因災禍而喪失的財物,使之盡快恢復正常的社會生活。《左傳》閔公二年,狄人入衛,立戴公,以廬于曹。齊桓公使公子無虧帥車三百乘,甲士三千人以戍曹。歸,公乘馬,祭服五稱,牛、羊、豕、雞、狗皆三百,與門材,歸夫人魚軒,重錦三十兩。

  恤禮  恤是憂的意思。鄰國發生外患內亂,應該派遣使者前往存問安否。

  儒家對荒禮提出的"散禮"、"薄征"、"緩刑"、"勸分"、"移民通財"等一系列原則,兩漢政府曾具體加以運用。漢高祖二年六月,關中大饑,米價每斛萬錢,民人相食,政府移民通財,"令民就食蜀漢"。漢文帝頒令,凡遇大災,百姓可蠲免租稅,稱為"災蠲"。成帝又開入粟助賑者賜爵的先例。光武帝建武五年夏四月,旱災、蝗災并起,迫于饑餓而觸犯法律者甚多。五月丙子下詔:"非犯殊死,一切勿案,見徒免為庶人。"寬赦緩刑,以示哀矜。后漢順帝永建三年正月,京師地震,乃下詔散利,年七歲以上的受傷害者,每人賜錢二千。經過歷代政府不斷完善,救荒賑災成為重要禮制之一。

  三、軍禮

  軍與征戰相關,而也列入禮的范圍有兩方面的理由。從理論上講,王者以禮治國,使天下歸于大同,必然會受到內部和外部的干擾,甚至兵火的威脅,因此《禮記·月令》說,需要命將選士,"以征不義,詰誅暴慢,以明好惡,順彼遠方"。禮樂與征伐,猶如車之兩輪,缺一不可。

  此外,軍隊的組建、管理等,也都離不開禮的原則。例如軍隊的規模,天子為六軍,根據禮有等差的原則,諸侯的軍隊不得超過六軍,而必須與國力相稱,大國三軍,次國二軍,小國一軍。當時的軍力往往用戰車的多少來衡量,所以又有天子萬乘、諸侯千乘、大夫百乘的說法。軍隊必須按照禮的原則,嚴格訓練,嚴格管理,《禮記·曲禮》說:"班朝治軍,蒞官行法,非禮威嚴不行。"

  上古有《司馬法》一書,記述當時的軍禮,可惜已經失傳,研究者只能退而從《周禮》的記載來推求其概貌。《周禮·春官·大宗伯》中的軍禮,包括大師之禮、大均之禮、大田之禮、大役之禮、大封之禮五種。

  大師之禮  大師之禮,是制天子親自出征的禮儀。天子御駕親征,威儀盛大,是為了調動國民為正義而戰的熱情,所以《周禮》說:"大師之禮,用眾也。"鄭玄注說:"用其義勇也。"

  大均之禮  據《周禮·地官·小司徒》,古代的軍隊建制,以五人為一伍,五伍(二十五人)為一兩,四兩(一百人)為一卒,五卒(五百人)為一旅,五旅(二千五百人)為一師,五師(一萬二千五百人)為一軍。國家根據這一建制"以起軍旅"(征兵),同時"以令貢賦"(分攤軍賦),也就是說,應征的士兵必須自備車馬、盔甲等。這種做法,是由與當時兵農合一的社會狀況相適應的,出則為兵,入則為民。大均之禮意在平攤軍賦,使民眾負擔均衡。唐宋以后,隨著社會的變化,軍禮中不再有這一條。

  大田之禮  古代諸侯都親自參加四時田獵,分別稱為春蒐、夏苗、秋狝、冬狩,故稱大田之禮。田獵的主要目的,是檢閱戰車與士兵的數量、作戰能力,訓練未來戰爭中的協同配合。

  大役之禮  大役之禮,是為了營造宮邑、堤防等而役使民眾。大役之禮要求根據民力的強弱分派任務,這也就是孔子所說的"為力不同科"的思想。
大封之禮  諸侯相互侵犯,爭奪對方領土,使當眾流離失所。當侵略一方受到征討之后,要確認原有的疆界,聚集失散的居民。古代疆界都要封土植樹,故稱大封之禮天子親征是一件重大的事件,《禮記·王制》說,出征前要舉行"類乎上帝"、"宜乎社"、"造乎禰"、"祃于所征之地"、"受命于祖"、"受成于學"等禮儀。類、宜、造、祃都是祭名,祭祀上帝、社、禰(父廟)和所征之地,是為了祈求各方神靈的保佑,確保戰爭的勝利。受命于祖是為了告廟,并將神主請出,奉于軍中。受成于學是為了決定作戰的計謀。

  此外,軍隊的車馬、旌旗、兵器、軍容、營陣、行列、校閱,乃至坐作、進退、擊刺等,無不依一定的儀節進行。軍隊的日常訓練,包括校閱、車戰、舟師、馬政等,都有嚴格的禮儀規定。得勝之后,又有凱旋、告廟、獻俘、獻捷、受降、飲至等儀節。

  四、賓禮

  《周禮·春官·大宗伯》:"以賓禮親邦國。"在宗法社會中,天子與諸侯之間,大多有親戚關系。為了聯絡感情,彼此親附,需要有定期的禮節性的會見。據《周禮》,賓禮就是天子、諸侯接待賓客的禮儀,其名目有六種:"春見曰朝,夏見曰宗,秋見曰覲,冬見曰遇"。六服之內的諸侯,按照季節順序,輪流進京朝見天子;"時見曰會",是王將要征伐不順服的諸侯時,其它諸侯覲見天子;"殷見曰同",是天子十二年未巡守,四方諸侯齊往京師朝見。諸侯之間,也要定期相聘問,有關的禮儀,將另立專題介紹。

  朝禮  朝禮包括天子的五門(皋門、庫門、路門、雉門、應門)三朝(外朝、治朝、燕朝)、朝位(三公、孤、卿、大夫等在朝廷中站立的位置)、朝服(冠冕、帶韠、黻黼、佩玉等)等,以及君臣出入、揖讓、登降、聽朝等的禮儀。

  西周時,王每日視朝,與群臣議政。漢宣帝每五日一上朝。后漢減省為六月、十月朔朝,其后又以六月盛暑為由而去之,所以一年僅十月朔臨朝。魏晉南北朝有朔望臨朝的制度。朔、望日的上午,公卿在朝堂議論政事;午后,天子與群臣共議。隋高祖勤于政事,《隋書·高祖本紀》說:"上每旦臨朝,日昃忘倦。"唐代的視朝制度,九品以上的官員每月朔、望上朝;文官五品以上每日上朝,故稱常參官;武官三品以上三日一朝,稱九參官;五品以上五日一朝,號六參官。

    到唐代,開始在京師為外地的官員設置邸舍。唐初,各地都督、刺史、充考使到京師等候朝見,都是各自租賃屋舍而居,往往與商人雜處,不成體貌。貞觀十九年,唐太宗下詔,就京城內的閑坊,建造邸第三百馀所。對官員上朝的服裝也有了嚴格的規定。朝廷的禮儀規范也日益細密。

  相見禮  古代人際交往的禮儀,并非局限于天子、諸侯之間,在士與士之間也有相應的禮儀,《儀禮》有《士相見禮》記載上古時代士相見,以及士見大夫、大夫相見、大夫庶人見于君、燕見于君、言視之法、侍坐于君子、士大夫侍食于君等等的禮節。以此為基礎,歷代的相見禮有所變化和發展。

  蕃王來朝禮 據《明集禮》,洪武初年制定蕃王來朝禮。蕃王來朝,到達龍江驛后,驛令要稟報應天府,再上達中書省和禮部。應天知府奉命前往龍江驛迎勞。蕃王到達下榻的賓館后,省部設宴款待。然后由司儀導引,到奉天殿朝見天子,到東宮拜見皇太子。朝見完畢,天子賜宴。接著,皇太子、省、府、臺一一設席宴享。蕃王返回,先后向天子、皇太子辭行,然后由官員慰勞并遠送出境。其間的每一個程序都有"儀注"加以規范。

  五、嘉禮

  《周禮·春官·大宗伯》:"以嘉禮親萬民。"嘉禮是飲食、婚冠、賓射、燕饗、脤膰、賀慶之禮的總稱。嘉是善、好的意思。嘉禮是按照人心之所善者制定的禮儀,故稱嘉禮。

        飲食之禮  國君通過賓射、燕享之禮,與族族兄弟、四方賓客等飲酒聚食,以聯絡和加深感情,所以說"以飲食之禮親宗族兄弟"。

        婚冠之禮  古代男子二十而冠,女子許嫁,十五而笄,有冠笄之禮,表示成年。成年男女用婚禮使之恩愛相親,所以說"以婚冠之禮親成男女"。

        賓射之禮  古代鄉有鄉射禮,朝廷有大射禮。在射禮中,即使有天子參與,也必須立賓主,所以稱賓射之禮。射禮主為親近舊知新友,所以說"以賓射之禮,親故舊朋友"。

        燕饗之禮  四方前來朝聘的諸侯,是天子的賓客。天子要通過燕饗的方式,與之相親。所以說"以燕饗之禮,親四方之賓客"。

        脤膰之禮  脤膰是宗廟社稷的祭肉。在祭祀結束后,將脤膰分給兄弟之國,借以增進彼此的感情,所以說"以脤膰之禮,親兄弟之國"。

        賀慶之禮  對于有婚姻甥舅關系的異姓之國,在他們有喜慶之事時,要用致送禮物,以相慶賀。所以說"以賀慶之禮,親異姓之國"。

    巡守禮  《禮記·王制》說"天子五年一巡守",《周禮·大行人》則說天子十二年"巡守殷國"。《易·觀卦》說,王者要"省方、觀民、設教",意思是說,天子要巡省方國,以觀民俗而設教。據文獻記載,上古時代帝王有定期巡守的制度。《尚書·堯典》說,舜在巡守之年的二月,東巡守到達岱宗(泰山);五月,南巡守到達南岳;八月,西巡守到達西岳;十一月,北巡守到達北岳。舜所到之處,要祭祀當地的名山大川,觀察風俗民情,并聽取諸侯的述職,考論政績,施行賞罰。秦始皇曾到各地巡守。《后漢書·世祖本紀》說,光武帝曾經于十七年南巡守、十八年西巡守、二十年東巡守。

    即位改元禮  古人把甲子年、甲子月、甲子日、子夜為冬至之時稱為初元(或者上元)。政權的更迭,往往選擇元日,據《尚書》記載,唐虞禪讓,就選擇在"正月上日",上日就是朔日。《春秋》新君即位,必稱元年,《公羊傳》隱公元年解釋說:"元者何,君之始年也。"意在"體元居正"一般來說,《春秋》遭喪的當年年,無論在哪個月,新君都繼續沿用舊君的紀年,而到次年正月元日才告廟即位,這既是為了使新君從"新元"開始紀年,也是也有整齊王年的意義。漢武帝根據有司的提議,順序使用建元、元光、元朔、元狩、元鼎、元封的年號。成為最早使用年號的帝王。后漢光武帝是第一位舉行即位大典的君王,從此,帝王即位必有盛典,典禮的儀式也日益繁復。

  嘉禮的范圍很廣,除上述諸禮外,還包括正旦朝賀禮、冬至朝賀禮、圣節朝賀禮、皇后受賀禮、皇太子受賀禮、尊太上皇禮、學校禮、養老禮、職官禮、會盟禮,乃至觀象授時、政區劃分等等。

責任編輯:admin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基金會簡介|書院關注|新聞專題|鄉村公益書院|傳承人|書院在線
Copyright © 2015 shuyuan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書院中國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08133號-1